中美贸易战对集装箱运输来说是利还是弊?
2019-08-26 11:09

今天以来,在中美贸易战持续的情况下,克拉克森数据显示,上半年全球集装箱运量约为10010万TEU,同比微增0.5%。第二季度,全球集装箱贸易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虽然全球集装箱运量总体保持了微增,但不可否认的是,全球所有主要经济体都出现了经济放缓,贸易限制不断升级的负面影响也对贸易增长造成压力。世界贸易组织(WTO)表示,全球商品交易量增长可能在今年第三季度仍然维持疲软。世界贸易组织8月15日发布的最新世界贸易展望指标(World Trade Outlook Indicator,简称WTOI)为 95.7,低于之前的版本并且远低于指数指标值 100,表明商品交易量的减幅持续扩大,并预期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持续。

1-1Z52G0362H29.jpg

那中美贸易战对集装箱航运市场是利还是弊?这个市场走向到底如何?班轮企业该如何应对?这些话题在行业内引起了热烈讨论。

贸易战或将会抑制集装箱货运量

中美贸易战对集装箱航运市场是利还是弊,以马士基为代表的一方认为,中美贸易战正在影响经济增长,将会抑制集装箱货运量,预计导致明年货运量需求下跌1%。

马士基对今年全球集装箱货运量的增幅预期维持在1%-3%,不过,马士基认为,随着中美贸易战升温,可能致使增长率仅达到目标区间的低点。马士基表示,中美之间新加征的关税、加上美国预计在12月中旬执行的关税,将在2020年削减全球多达1.5%的集装箱需求。

马士基指出,受中美贸易战影响,部分美国进口商已将进口业务从中国转移到越南、韩国、泰国、印度和墨西哥等国家,中美相互加征关税的影响显著。考虑到制造业增长放缓,以及美国可能对中国出口商品继续加征关税等诸多不确定因素,如果美国在年底按照原先计划继续对中国3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关税,那么2020年全球集运需求恐将下跌1%。

据SeaIntelligence Maritime Consulting的数据,今年前4个月,货运量同比减少6%至350万TEU。而在今年2月至3月初,船公司取消了35个航次,其中包括22个至美国西海岸的航次以及13个达到东海岸的航线。

根据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旗下机构BIMCO Informatique A/S数据显示,第一季美国西岸的货柜进口量年减0.5%,同期美西港口出口年减18%。

达飞美国负责责人Ludovic Renou表示,预计今年的运输格局不会有太大变化,但如果中美贸易关税问题得不到解决,中国-跨太平洋东向航线的货运量将减少10-15%。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室郑静文认为,贸易战对于集装箱运输市场的影响可能主要从运量和市场信心两方面来看。以往出现过一些不利消息的时候,对太平洋航线非但没有打击,还出现了抢运的现象,货主提前出货,导致太平洋航线成为去年表现最好的航线。今年考虑到加税的商品开始向低附加值商品拓展,且部分货物在去年已经提前发货,如果事态持续发酵,预计对今年太平洋航线的运量将造成较大的影响。后期不排除还有抢运的现象出现,但会规模和影响会低于往次。在市场信心方面,一是船东对运力的投放规模可能会缩减;二是可能会出现降价揽货的现象。

贸易紧张有利于集装箱航运市场的整体基本面

虽然马士基认为集装箱航运受中美贸易战影响,货量会下降,但也有一些行业领袖认为,贸易紧张有利于集装箱航运市场的整体基本面。

Global Ship Lease执行董事长乔治?尤努科斯(George Youroukos)在13届年度国际航运论坛(International Shipping Forum)上表示,“贸易战是过去几年集装箱航运业发生的最好的事情。

他补充道“我们的行业是周期性的,并不是因为我们有周期性需求——每年的需求都大于去年。我们存在周期性市场的原因是供应,而贸易战抑制了供应,中断了新船的订购,而新订单的缺乏为该行业几十年来最低订购量铺平了道路。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在过去几年里,特别是由于产能过剩,集装箱航运业一直在与之作斗争。

尤努科斯还称,他并不担心贸易战,因为他认为商品生产不可能从远东转移到西半球,因此不必担心贸易战会对全球集装箱航运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中远航运(北美)执行副总裁霍华德?芬克尔(Howard Finkel)在评论贸易关税时说,该公司尚未看到贸易受到巨大影响,因为对某些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尚未实施。

尽管如此,芬克尔表示,在过去6个月里,由于托运人试图躲避高关税,提前大额进口商品。导致长滩和洛杉矶的西海岸港口正经历前所未有的进口拥堵,而随着关税截止日的临近,正在部署更大载货量的船只,以适应不断增加的货运量。然而,在评论贸易谈判的潜在结果时,芬克尔表示,他希望“冷静的头脑会占上风”,让局势正常化。

航运咨询公司德鲁里(Drewry)则表示,美国和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敌对状态,对跨太平洋集装箱贸易是个坏消息,但也应该会导致中间产品的数量增加。德鲁里指出,中国对生产的占用,是过去几年世界贸易放缓的部分原因。中国日益增长的自给自足,减轻了人们对贸易战对全球集装箱流动溢出效应的担忧。

“这应该是一个相当孤立的事件,跨太平洋地区首当其冲,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贸易转移的补偿。”然而,Drewy解释说,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出口优势的终结,“尽管我们确实预计,中国在出口到美国的集装箱方面的市场份额将有所下降,但中国出口机器的庞大规模意味着,它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被取代。”去年,以双边贸易衡量,中国占美国制成品进口总额的约三分之一,是东亚其它国家总和的两倍。

德鲁里总结说,随着新的贸易联系的发展,预计集装箱市场会出现一些短期的混乱,但如果需求水平能够维持下去,生产的进一步分散将提振对航运的需求。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仍将是全球集装箱出口中心,尽管规模略小。

集装箱运输市场前景展望

集装箱运输市场未来如何发展,其实除了世界贸易环境,航运业自身的供需状况也是重要的决定因素。近年来,集装箱航运市场发生了诸多变化,主要的整合浪潮使市场上的航运公司数量减少,企业纷纷转向不同的联盟。在提到欧洲当局有关集装箱航运联盟引发竞争担忧的说法时,芬克尔表示,尽管现在的航运公司数量减少了,但这个市场仍然存在“残酷的竞争”。

他补充称:“我真的认为,你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联盟,以降低运营成本。

Seamax Capital Management执行合伙人曹德姆布罗西奥称看好集装箱航运市场的前景。他指出自2019年初以来,租赁费率一直在上升,使用率也在上升。即将到来的燃料更换和由此导致的慢速蒸汽,以及用于洗涤器配件的船只停止使用,应该有助于供应方面。假设需求保持不变,人们不会对新建筑订单过于兴奋,我们在未来几年的状况应该相当不错,”。

尤努科斯补充说,由于2020年全球硫排放上限生效,该行业已经看到集装箱船的速度下降了一到两个节,并强调所有服务贸易的船舶预计都将放缓。因此,班轮公司的运营成本将会降低,同时也会吸收某些行业的额外产能。

芬克尔在谈到IMO 2020时表示,航运业需要就正确的燃油配方达成一致,以避免燃油污染对船舶造成潜在的不利影响。他强调,中远集团计划通过改用低硫燃料来满足新规定。

芬克尔补充说:“国际海事组织(IMO) 2020年规定的燃料转换所带来的影响,将成为班轮公司2020年能否盈利的决定性因素。”并强调了该规定对集装箱航运市场的总体重要性。

班轮业应适应三大变化

有专家指出,航运企业特别是集装箱班轮公司和外贸企业历来是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在全球贸易形势变化和挑战面前,集装箱班轮业也需做出改变。

第一是用做精做细适应贸易环境的变化。世界正处在百年之未有的大变局中,全球贸易也处在一个大调整的时期。过去那种高歌猛进的贸易发展形势,今后没有了,各国间的贸易将更加重视“利益优先”。如果WTO无法为全球贸易开出新的处方,以解决目前日益扩大的贸易争端,世界经济的发展会受到影响。在此情况下,集装箱班轮业作出的解决方案,不是做大做强,而是做精做细。要把有质量的发展作为企业的发展方向,在服务上、管理上、效益上和整个产业链上,挖掘潜力,提高效率,为我国外贸的“稳中提质”服好务。

第二是用新航线、新服务适应贸易格局的变化。中美贸易摩擦会对我国和世界的贸易格局带来变化,我国外贸发展的市场多元化一定会再出发,因此,新需求的产生,新航线的开辟,对班轮服务也会提出更多新的要求,这需要我们企业及时反应,敏感把握机遇。中国与发达国家航运企业的竞争力差距正在缩小,还要继续补齐短板,赢得更多的客户。

第三是用技术创新适应贸易方式的变化。新一轮技术革命正在改变全球产业的分工模式和贸易方式,跨境电商和网上跨境购物,正在不断地刷新对国际货运的需求。这需要班轮企业加快与互联网的融合,深入参与供应链的改革和创新。运用大数据和云计算,计算好企业的航运线路,以精细经营来打开企业新的发展通道。我国的大型班轮企业也要努力成为全球企业,提高货运效能,突破服务边界,以智能航运、智能运输、智能配送等建设,全面提升班轮运输的质量和水平。





来源:中国水运网

扫一扫关注我们

环球彩票注册开户投注 环球彩票注册开户投注 广西快3走势 江苏快三计划网 环球彩票注册开户投注 江苏快三计划网 江苏快三官网 上海快3 秒速时时彩 诚信彩票注册开户投注